纺织服装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解决“国毛”问题需要智慧

为充分展示鄂尔多斯细毛羊产业50年发展成果,推进国产绵羊毛(以下简称“国毛”)产业现代化进程,主题为“绿色乌审,自主创新,打造中国一流细羊毛产业基地的第二届中国国毛论坛,7月3日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召开。

论坛上,来自职能部门、科研院所、生产商、使用方的专家学者们,针对国毛发展,立足本职,交流思想、经验,畅谈措施、建议,共谋“振兴国毛”之大计。笔者受主办方邀请,参加论坛并参观了鄂尔多斯细毛羊产业发展成果展示,感触颇深。

好价格源于高质量,受益于公证检验

乌审旗位于鄂尔多斯市西南部、内蒙古自治区最南端,总面积11645平方公里,可利用草场面积900万亩,年产绵羊毛4000吨左右,其中80%为细羊毛,以66支(20.1µm~21.5µm)为主体,净毛率50%左右。本次拍卖会参拍的细羊毛27批,成交24批,流拍3批,成交率达88.88%。笔者将此次拍卖的绵羊毛的品质汇总分析:直径范围20.42μm~21.44μm,平均值为20.93μm;直径离散范围25.61%~27.71%,平均值为26.88%;长度范围75.70mm~83.50mm,平均值为79.55mm;长度离散范围9.30%~21.49%,平均值为15.08%;洗净率范围45.04%~55.13%,平均值为48.28%;批件数35包~281包,总包数为4147包;批量毛重6786.5kg~51246.5kg,总重量为7345.22吨;成交价52.5元~54.8元(人民币),其中一批直径20.54μm、长度79.8mm、洗净率52.15%的绵羊毛,经过多轮激烈竞拍,最终以每公斤54.8元成交,成为此次拍卖会的最高成交价格。

此次拍卖的绵羊毛品质指标,均出自内蒙古纤维检验局科学、公正的检验,每批附有《绵羊毛公证检验证书》,该局履行职责,克服时间短,工作量大等困难,10余人,30余天,每日工作均超过12个小时,包包扦样,批批检验,机械打包,规范包装,每一批次绵羊毛的包装均标有清晰明确的品质标识,为拍卖会提供科学、准确、可靠的绵羊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重要有哪些?毛品质信息,无一批受到质疑,会议代表普遍对乌审旗细羊毛的公证检验结果非常满意。

此次的论坛及拍卖是成功的,它全面展示了乌审旗细羊毛生产进步和成果,具有促进国家研究国毛发展战略、树立牧民科学养殖细毛羊信心、推进国毛规范化养殖、有效提升国毛品质、加快绵羊毛流通体制改革,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会议期间参观了乌审旗的现代草原牧业示范户,牧民联合建立育种中心、饲料加工厂和养殖场,细毛羊种羊场运用科学的实验方法,先进的育种手段,培育出优质高产的细毛羊。作为国毛的重要产区,乌审旗的发展速度,发展水平,令人钦佩,让人惊叹!

但同时人们也意识到了差距,与绵羊毛主产国澳大利亚存在着很大的差距,目前国毛的价格比澳毛的价格低每吨相差近1千元(人民币),无论是羊只的科学育种、饲养管理,还是剪毛方式、分级整理以及打包包装,均是导致价格差距的原因。加之来自包装物的异性纤维(丙纶丝)、印记毛(沥青毛)的存在,更是影响绵羊毛品质的主要“元凶”。在工业生产过程中难以有效去除的异性纤维、印记毛的问题是生产企业面临的一大难题。特别是丙纶丝的危害很大,它在加工过程中,其纵向分离,一根会变成多根,一根小小的丙纶丝,会导致最后加工的成品,整批成为疵点产品。

规范国毛,当须标准领先

标准即为在一定的范围内获得最佳秩序,经协商一致制定并由公认机构批准,共同使用的和重复使用的一种规范性文件。我国标准分为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和企业标准,并将标准分为强制性标准和推荐性标准两类。GB1523《绵羊毛》(以下简称《绵羊毛》)是国家强制性标准,而且是全文强制,具有技术法规的效力。它是以科学、技术和经验的综合成果为基础,以促进绵羊毛产业最佳的共同效益为目的而制定的。

规范国毛质量,标准必须领先。为保护国产绵羊毛资源,适应当前绵羊毛生产、交易、加工、质量监督和进出口检验的需要,维护生产者、经营者及使用者各方的合法经济利益,由中国纤维检验局牵头,邀请农业部、检验检疫、协会等有关职能部门、著名毛纺生产、使用企业的专家,组成修订小组,共同完成了《绵羊毛》国家标准修订工作。

修订后的标准总体框架的设计、技术指标的设定、检验方向的确定,既与国际接轨同时又符合我国绵羊毛育种生产、流通交易、加工要求的实际,标准科学合理,简捷明确,易于操作;技术指标的设定突出重点、拉开档次、区别优劣;标准中设置了型号、规格、平均直径范围、毛丛平均长度、最短毛丛长度、最短毛丛个数百分数、粗腔毛根数百分数、疵点毛重量百分数、植物质含量9个考核指标。取消了等级的概念,用型号、规格来代替,平均直径由以前2μm 和1.5μm分档改为以1μm 分档,分西安中际脑病医院评价 找出病因 规范治疗为18个档,并首次引入超细绵羊毛的概念,并用术语予以明确,如此设定技术指标并予以具体限定,更加能够贴近交易、生产、与国际接轨的实际需要。对试验方法也进行了改进,检验方法科学先进、快速准确并与国际接轨。针对异性纤维和印记毛等实际生产、加工过程中的焦点,也作出了明确规定:“包装须使用通风、透气的材料,严禁使用有损羊毛品质的包装物”。这将有效地规范绵羊毛生产活动,保护国毛优良品质,提升绵羊毛质量。

需要认真分析与澳毛差距

我国的绵羊毛品质与澳大利亚的相比差距很大,主要是受资源、技术、经济和体制等诸方面因素的制约。

资源因素:我国绵羊毛产区主要分布在北方草原,而北方草原存在着不利因素。一是气候资源不利:我国绵羊分布从西北部的新疆山地草原起,跨至内蒙古东部、黑龙江、吉林西部牧区,属干旱半干旱地区,上述区域夏季最高温度与冬季最低温度悬殊很大,雨量稀少,无霜期短,牧草有效生长期短。二是草原退化、沙化严重:由于不断的开恳草原,超载放牧,我国拥有47亿亩草原,但真正丰美的草原仅剩不足八分之一。

技术因素:技术主要是指草原改良和羊种改良两方面。一是草原改良及管理技术落后:牧区半牧区无论是累计人工种草保留面积还是通过人工改良的草原面积,无论是草场围栏保留面积,还是草原灌溉面积,占可利用草原面积的比例均很小。二是绵羊品种改良不够普及:虽然我国存栏数超过1亿头,但细羊毛和半细羊毛的比例较低。2008年绵羊存栏数为12855.7万头,绵羊毛产量361687吨,,其中:细羊毛产量123838吨,占总产量的34.23%,半细羊毛产量104838吨,占总产量的28.97%。三是绵羊饲养技术不适应:主要是冬季营养供需失衡以及绵羊寄生虫蠕虫危害严重。

经济因素:主要包括一是资金短缺,建设滞后,国家预算内用于草原基本建设投资比例很小。二是缺乏资金注入的诱因,由于牧区存在着较大的自然风险和价格风险,致使经济环境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三是人力资源素质相对较低,从业人员文化水平较低,目前有的地区文盲半文盲的从业者比例仍然很高。

体制因素:一是产权制度尚不完善。目前真正落实承包的主要是打草场和耕地以外的饲料地,占牧区半牧区可利用草场的比例很小,其余的放牧草原依然是“大锅饭”,原因是草原退化、沙化严重,失去承包的意义,加之地形复杂,难以划分地界;缺少资金封围草原,虽然已经划分,但仍为公用。二是流通体制尚不健全,目前我国绵羊毛交易有形市场尚不健全,经济人制度尚未建立,国家对农牧民基本生活保障尚未形成。

随着贵阳儿童癫痫专科医院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毛绒纤维流通模式发生根本性变化,非主渠道的各种经营主体不断出现且十分复杂,其中无视相应法律法规、不懂相关国家标准的大有人在,流通中价格混乱、无序竞争、掺杂掺假的行为时有出现,不执行国家标准混等混级打包、储存、销售的现象比较普遍。

值得可喜的是,国家和主产省区的政府、职能部门以及广大的科研人员、养殖户,对养殖优质细毛羊的意识日趋强烈,认识逐渐到位,并在积极的努力着,如:内蒙古乌审旗、内蒙古敖汉种羊场、新疆萨帕乐公司、甘肃肃南县、内蒙古敖汉种羊场、青海三角城种羊场、甘肃省绵羊繁育技术推广站、内蒙古五一畜牧场,每年均将优质的细羊毛送往南京羊毛市场进行拍卖,为解决我国毛纺工业生产所需优质原料,作出巨大贡献!

解决问题的措施与建议

绵羊毛产销问题多年来深受有关方面的关注,从国家到地方,从主管部门到有关学者,从科研人员到养殖户,从检验部门到加工企业,都在分析研究并探讨,制约我国绵羊毛生产的因素,以探索实现我国绵羊毛产销现代化的措施,我以为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1.国家应加快宏观调控政策的出台,加大资金注入和科技投入,规划“布局合理,追求效益、规模生产的细羊毛生产示范基地”,并采取有效措施促其建立。

2.调整毛用羊生产结构。对现有生产细毛、半细毛的绵羊品种进行划分,生产66支~70支及以上直径的细毛羊品种,继续选育提高,有条件的地区发展超细绵羊毛(《绵羊毛》国家标准规定19.0μm及以下的同质毛),以增加优质绵羊毛产量,以满足毛纺工业发展所需要的优质原料。

3.加强绵羊毛产销管理。加强《毛绒纤维质量监督管理办法》、《绵羊毛》国家标准宣贯力度。分区域、分行业,针对不同群体,采取有效方式,宣贯至绵羊毛产业的各个环节,确保法律法规的贯彻不留“死角”。

4.建立科学的分级管理拍卖体系。建立以提高羊毛商业价值为宗旨的羊毛现代化管理体系,完善剪毛分级场所、剪毛机械、分级整理工作台、打包机等基础设施,规范剪毛、科学分级、客观检验、公开拍卖等与国际接轨的技术措施。

5.加强绵羊毛的质量监督。健全和加强绵羊毛主产区专业纤维检验机构检验能力,完善先进的检验仪器和设备,提高技术指标检验的科学性,准确性和权威性。并有效监督绵羊毛生产、经营、加工等活动的合法性、规范性,建立健全绵羊毛公正检验制度。

链接:产业背景

绵羊毛是我国近代毛纺织工业的重要原料,是牧区重要的经济支柱,是农牧民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我国经历了50多年的品种改良,培育成功了10余型优质细毛羊。目前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绵羊毛生产国,仅次于澳大利亚。根据《中国畜牧业年鉴》)统计:2008年我国绵羊毛总产量36.1687万吨,其中:细羊毛产量12.3838万吨,占总产量的34.24%,远远满足不了我国毛纺织工业的需要,仅能维持原料总量的30%,为此,每年需要进口绵羊毛30万吨左右。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我国进口绵羊毛幅度大大增加,从1984年的5.6万吨到1988年的18.7万吨,进口金额从1.6亿美元上升至9亿美元。2007年进口量达历史最高,33.25万吨,同比增长10.94%,比历史记录最高的1994年增加1.34万吨,增幅4.20%。